当前位置:首页 / 资讯 / 八卦爆料 / 正文

邢台名人录:孟昶-后蜀皇帝,邢台出过皇帝你知道吗?

励精图治
孟昶原名孟仁赞,为孟知祥的三子。他自幼聪慧知礼,深得父爱,被寄予厚望。孟知祥为剑南西川节度使时,以孟昶为行军司马。孟知祥称帝后,孟昶任检校太保、东川节度使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位处储君。明德元年(934)七月,孟知祥于逝世前将孟昶立为太子,并遗诏赵季良、李仁罕、赵廷隐、王处回等旧臣宿将辅政。当夜孟知祥逝世。赵季良即对其他辅政大臣说:“当速立新帝,以绝非望!”于是,召集群臣宣布先帝遗诏,命太子孟仁赞于柩前即位,同时更名为“昶”,以示久长、通畅。

孟昶继位之初,勤于政事,颇具治国才干和智慧。他即位之初年仅十六岁,国政大事多委于辅政大臣。久而久之,老臣们便难免倚老卖老,无视幼主的存在。时李仁罕、赵廷隐手握兵权,王处回长期任枢密使,典掌机要,三人各自为政,檀权骄横,势焰日炽。唯宰相赵季良仁厚,谨守职分,尽心辅佐。睿智的孟昶当然不可能长期容忍朝中的这一现状存在。于是,他决心改变现实,抑制权臣,加强集权,巩固帝位。李仁罕自恃功臣元老,公然向孟昶上表,要求任命他判六军诸卫事。孟昶不得已,先答应其要求,遂任命其为武信节度使兼中书令,判六军事。李仁罕仍不放心,竟肆无忌惮派人到枢密院监视皇帝诏书起草。与此同时,孟昶又以保宁节度使赵廷隐兼任侍中,为六军副使,以牵制李仁罕。不久,赵廷隐即使人告发李仁罕谋反。孟昶见时机成熟,即设计诱捕李仁罕,以罪斩首。此后朝中再无权臣敢于专揽朝政,孟昶的执政地位日益巩固。后来,随着辅政老臣年迈日衰,辅政局面即告结束,孟昶便开始独立自主地处理政务,主持朝局。

孟昶亲政之初,颇有一派励精图治的勃勃雄心,他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建设方面也很有一番作为。他改善吏治,常晓喻地方官吏要汲取前蜀主王衍因骄奢淫逸而亡国的教训。对于聚敛贪污的官吏从重处罚。眉州剌使申贵横征暴敛,残害百姓,甚至指使狱中盗贼诬百姓为同党,以此要挟百姓,大肆收取贿赂。他居然常指狱门对左右说,“此乃我家钱穴也”。孟昶大怒,即将申贬官,而后赐死。眉州百姓奔走相庆。孟昶还亲撰《官箴》,颁发郡县,告诫地方官员“无令侵削,无使疮痍”“尔俸尔禄,民膏民脂,为民父母罔不仁慈?”谆谆之情,令人感慨,以至后来宋太祖也从《官箴》中选出四句为座右铭,令各地官员镌刻于石,置于府案。孟昶还大力发展经济。他颁布劝农桑诏,要求各州刺使以此作为主要政务。为此,他下令罢免由武将兼领的节度使之职,改为由文官担任,有效促进了农业发展。孟昶对文化建设也很重视,他下诏将“九经”刻于石上,以利传颂。批准宰相母昭裔出私钱设学馆。令雕板印制“九经”,颁发郡县,促进文化教育发展。他还趁契丹灭后晋之机攻占秦、阶、成、凤四州,悉有前蜀之地,使国土扩大,国力增强。加之中原朝代更替,内乱不止,各朝均无暇西顾,故后蜀多年安虞无事,保持了几十年安定局面。时蜀中物产丰富,粮食充盈,贸易繁荣,社会安定。史书称“蜀中久安,斗米三钱,国都子弟不识菽麦之苗,金币充实,弦管歌颂盈于闾巷,合筵社会昼夜相接”,到处呈现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。


QQ截图20190825173642.jpg

孟昶-图来自百度百科


沉湎酒色
在和平安定的环境中,孟昶逐渐滋生了偏安一隅,尽情享乐的思想。他把父亲生前曾谆谆告诫臣下百官要牢记前蜀淫逸亡国的历史教训,并引以为鉴的故事,早已忘得一干二净,而他自己竟成为同前蜀皇帝一样,在五代十国中最为荒淫腐化的君主之一。他生活糜烂,穷奢极欲,纸醉金迷,连所用溺器都要以珍珠七宝镶嵌。特别是他沉湎酒色,淫逸无度,扩建宫室,广采美女,以充后宫。他下令凡年十三岁以上,二十岁以下的美貌女子一律选入后宫,一时蜀中恐慌,举国骚动,有女百姓怕被选中,纷纷将女嫁出,时称“惊婚”。新津县令冒死谏阻,但孟昶一意孤行,仍选美不止,以使后宫人满为患。孟昶终日拥姬抱妾,歌舞升平,醉生梦死,任由朝政荒废。妃子张太华美若仙子,孟昶爱若拱璧,出入必偕,一次出游青城山,竟月余不归。夜宿九天文人观,许是风流触怒神仙,忽然雷雨大作,霹雳震耳,一道闪电似利剑剌破天穹,竟击中美人之头,顿时太华玉骨冰销。孟昶悲悼不已。还朝后多日不理朝政。一班媚臣欲解主忧,即多方采选丽姝,果得一绝色佳人。其花容月貌,尤擅文墨,诗辞歌赋,无一不精,孟昶大喜过望,绸缪数夕,即拜贵妃,赐别号“花蕊夫人”。显德二年(955)夏,后周太宗柴荣下令伐蜀,大军压境。然而,孟昶仍带花蕊夫人避暑摩河,酒宴不止,歌舞不休。孟昶酒酣兴至,即挥笔赞花蕊夫人“冰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满。”正待写下联,突报周军连拔八寨,攻至秦州。孟昶不无遗憾地掷笔叹道:“可悲强寇,败我诗兴!”才撤宴还朝。皇帝荒淫至此,终至朝内军中淫糜成风,将骄卒惰,岂能杀敌致胜,守疆卫土?于是,周师一出,兵败地削,四州皆失。孟昶只好向柴荣修书乞和,攀乡里之谊,恳请后周罢兵,停止攻蜀。


26631566637894355.jpg

孟昶-图来自牛城晚报


国亡家破
孟昶偏安一隅,荒于游戏,导致政治腐败,国政日衰。皇帝昏庸无道,荒淫无度。朝臣大肆盘剥,竞相聚敛。于是为政苛暴,民不聊生,蜀人共愤,纷纷痛恨后蜀政权。当后周攻蜀时,四州百姓则拥护周军,渴望后周收复蜀地。更为严重的是,在赵季良、赵廷隐、王处回等辅政老臣退出朝政之后,孟昶不用忠良,喜好群小,重用一批奸人佞臣,误国败军。新任宰相王昭远、伊审征等重臣均庸劣无能,他们骄横贪邪,专擅朝政,使朝中乌烟瘴气,危机四伏。加之此时,在中原,强盛的宋王朝崛起,天下统一的大势已不可逆转,于是,后蜀的灭亡即成必然。

广政廿六年三月,宋朝兵锋南指,一举平定荆南,并准备伐蜀。严峻形势下,一些人士提出建议,联合北汉攻宋,克敌图存。孟昶即派赵彦韬为使者,带书前往北汉,但赵彦韬却将书送交宋朝。宋太祖看了蜀书笑道:“联伐蜀师出有名矣!”逐即调动大军水陆并进,大举伐蜀。孟昶闻讯即以宰相王昭远为都统,率军拒宋。王昭远少勇寡谋,在几次与宋攻战中,采取了一系列错误的战略战术,加之蜀军将骄兵惰,毫无战力,仗打响后,连连失利。宋军攻下剑门关后,王昭远吓得战战兢兢,卧床不起。汉源一战,更是溃不成军,王仓皇奔逃,最后躲进一间仓库,被宋军抓获。当孟昶获悉剑门失守,终于感到危机临头,无奈为时已晚,便急取出库中金帛,招募士兵。令太子孟元哲率军北上,援应前军,抵御宋师。孟元哲素来只好声歌,根本不懂战事。更为可笑的是,他自成都出发,拥姬带妾,以众多伶人作随从,一路笙箫管笛,沿途吹唱,哪里是出师征战,简直就是一支庞大的迎亲队伍。孟元哲行至绵州,得悉王昭远兵败,顿时惊慌失措,奔回东川。沿途还不忘对百姓焚烧抢掠,无恶不作。宋太祖见后蜀君臣昏庸腐败无能至此,不禁叹道:“孟昶其亡不远矣!”

宋军大举南下,势不可挡。后蜀二十万大军土崩瓦解,失败已成定局。当宋军进至汉州时,孟昶已穷途末路,又贪生怕死,只好奉表请降。广政廿八年正月十九日,宋朝大军兵临成都。孟昶开门投降,做了亡国之君。自宋发兵至此,仅六十六天,历时三十二年的后蜀王朝即一朝覆亡。孟昶和太后、后妃及百官统统被宋太祖迁往宋都开封府第。孟昶被封相应官职,并赐爵秦国公。一夕,太祖宴请孟昶,饮至夜半,孟昶告归。数日后竟病死,享年四十七岁。孟昶死后不久,孟母李太后也绝食而死。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被宋太祖据为己有,册封为妃。这当然引起人们对孟昶死因的猜测,从而成为一个难解之谜。孟昶国亡家破,其个人遭遇不免使人同情,但他的沉痛教训,却值得后人深思。
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邢台最网红:韩秀强,让太行暖雪亮相俄罗斯

上一篇:你喜欢摄影吗?你的摄影入门了吗?小编带你走进摄影的殿堂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