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资讯 / 八卦爆料 / 正文

邢台王正英:湘西剿匪记

南下湖南

1949年夏秋之际,解放战争已到了尾声,人民军队势如破竹,这时,20岁的邢台县城计头乡坡底村人王正英根据组织需要,从妇女干部较多的邢台县调到缺少妇女干部的南和县。到南和县,还没办完报到手续,又接到调令,转向南下——去湖南湘西地区。

带来调令的是湖南常德地委组织干事,邢台南宫人。回河北公干外,顺路从家乡接一批南下干部,充实新解放地区组织力量。立刻,报到手续变调动手续,南和县政府给她发了40斤馒头当路费。王正英离开故乡,踏上了她一生中最难忘的征程。


QQ截图20190822115319.jpg

王正英与丈夫李世振合影


这年春天,丈夫李世振已经从太原先一步南下。王正英知道丈夫到了南京。而后丈夫所在队伍一支去了福建,一支去了湖南。其时,解放军进展很快,到王正英出发时,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丈夫联系了。南下路上,不断有危险传言传来。八九月间,王正英一行赶到湖南常德。地方同志表示:“湘西土匪多,前几天一夜间烧毁30台车辆,不宜轻进。”于是他们在常德驻留了40多天,等沿途形势缓解后方动身。

从常德到当时的湘西地区行政中心沅陵不到400里路,气氛十分紧张。地方上给他们准备了一辆拖车,需要南下的干部太多,车上挤满了人,王正英在边上靠着,几乎落不下脚。临行前,一个班的战士荷枪实弹也上了车,一个战士对王正英说:“路上一旦打起来,你就蹲下,如果我被打死了,你不想落到土匪手里,就自杀。”还没到沅陵,紧张的氛围已经笼罩在每一个人面容上。

万幸,一路平安。更开心的是,得到消息,丈夫李世振也到了湖南,先是在湘东衡阳地区工作,待当地稳定后又奉命前往湘西。虽然知道丈夫和自己在同个地区,但偌大一片湘西,茫茫人海......王正英到达沅陵后,先在47军政治宣传队任指导员,不久被调到湘西地区匪情较为严重的凤凰县,参加剿匪。在凤凰县组织部门报到时,看到政府人员花名册上赫然写着“李世振”。凤凰县的同事介绍说:“这是县委宣传部新来的李部长。”王正英激动地念道:“他是我丈夫。”久别重逢,关心的话还没说够,两人又奔赴各自的“战场”。临行前,李世振叮嘱王正英:“早晨9点前,下午4点后不要外出活动,一定回到驻地,出行范围不要超出10里,有危险。”


女剿匪队长

在凤凰县委里,李世振是为数不多有剿匪经验的干部,成为凤凰县剿匪工作主要负责人之一。李世振在凤凰县城沱江镇工作,王正英被分配到凤凰县二区任区委书记。二区驻地在沱江镇以西20多公里处的鸦拉营(今阿拉营镇),下辖三个大乡,每乡有十几个保(民国基层单位,类似村)

刚到二区,当地土匪就给王正英来了个下马威。当时她带着一个连的兵力在二区东边的廖家桥,土匪竟猖狂地在离他们三里外的村子纵火。当时,国民党反动派在败退前大肆收编土匪武装,提供装备,企图迟滞解放大军前进。这是当地匪患严重的重要原因。王正英在二区迅速开展工作,建立“党政青妇武”,剿匪、土改、定产多头并进,恢复生产,发展民生。“当地老百姓吃米饭就野菜,很穷苦,匪患严重也有生活困难的原因。”王正英回忆。

到二区不久,作为妇女干部,王正英受组织委派前往在辖区黄丝桥居住的民国时期著名“湘西王”陈渠珍(大文豪沈从文曾在陈渠珍身边做过文书)家,和他的姨太太吃饭。此前,作为地方实力派,陈渠珍已经和人民政府合作,协助恢复湘西社会秩序。席间,王正英见到陈渠珍,谈及对陈渠珍的印象:“那是个个头不高,留个分头,看起来非常威严的人。”

摸清辖区基本情况后,王正英带着队伍一个保一个保地做群众工作,建立统一战线。一次,王正英在六保和老乡开会,被土匪围了起来。王正英知道是有人走漏风声,当即掏出枪正色道:“所有人不要动,谁动打死谁!”会上有人怕了,结结巴巴地说:“王先生,土匪不好惹。”

王正英可不怕,她带领队伍多次成功击退土匪,很快就在当地建立起威信。于是,凤凰老乡把这位腰跨左轮枪,身背卡宾枪的女共产党干部尊敬地称作:“王先生”。一时间,“王先生”的名号在土匪中也流传起来。1987年开播的《乌龙山剿匪记》里那个女剿匪队长就是以王正英为原型。

“有一次我们追剿一股土匪,大部分土匪都被消灭了,只有姓周的土匪头目迟迟找不到,那是个当了几十年土匪的老头目。湘西多山,草长林密,最后,我们好不容易把他围在一片草丛里,逼得他投降了。”王正英回忆道:“他从草里钻出后,看到我才知道,‘原来王先生是女的’。”

王正英回忆,湘西剿匪时被土匪打黑枪司空见惯,许多解放军战士因此牺牲,可在她的二区,没有因此伤亡一人。这得益于一个叫陈关喜的土匪小头目。

在鸦拉营,王正英住在一个叫陈老青的老乡家,和陈家朝夕相处。一天,陈老青欲言又止地对王正英说:“王先生,有个事想跟你说,就是难开口。”王正英告诉他党的政策,让他放心大胆地说。原来陈老青侄子陈关喜当了多年土匪,看到解放军来了,想归正,可是又不敢。


QQ截图20190822115329.jpg

王正英90岁


王正英听闻立刻安排约见陈关喜,并只身前往。

到了匪情复杂的六保陈关喜家,王正英在堂屋等着。许久,陈关喜犹犹豫豫地从里屋出来,头上包着头巾,双手抱着,见到王正英扑通跪下不起来。王正英拉起陈关喜,见他紧张得不能说话,便好言安慰。过了一会儿,陈关喜放松下来,打消疑虑,把包头摘了。

“有枪没有?”王正英问。陈关喜把枪放到桌上。“还有别的枪吗?”

“后面山洞里有一支新冲锋枪,不过没子弹,别的枪都坏了。”

一番交谈,两人建立了信任。王正英把枪还给陈关喜,叮嘱他:“你还回去继续做土匪,我当你是我的警卫员,有哪股土匪要打过来,你负责送信。”

陈关喜归正后,暗中积极协助王正英工作。依靠陈关喜的情报,王正英迅速趁夜围剿了辖区内最大的一股土匪,抓获土匪头子谈代江(音)以及小喽啰近百人。

峥嵘岁月 伉俪情深

1950年,湘西剿匪进入高潮。国民党册封的“川湘黔反共救国军”司令龙云飞是凤凰当地最大的土匪头目。王正英老人回忆:“这个人被我们抓住过好几次,前几次都没有杀他,希望他能真心合作,可是他回去后就反了,给李世振同志剿匪工作带来很多麻烦和危险。”

危险很快来临。1950年7月,龙云飞纠集了近万人的土匪队伍,分兵两路袭击鸦拉营和得胜营(今凤凰县吉信镇),准备从西北两个方向攻打凤凰县城。他们叫嚣“活捉宋子兴(时任凤凰县长),扒皮李世振”。

其时剿匪部队分散,凤凰县城空虚。“李世振临危不乱,给龙云飞唱了一台‘空城计’,他组织所有干部和地方武装把全部轻重武器都摆到城墙上,吓唬敌人。”王正英回忆丈夫遭遇最危险的时刻说到:“龙云飞派的探子回去告诉他凤凰县城火力很强,看起来有准备。龙云飞下令推迟进攻。就在龙云飞迟疑的当口,军分区的援军到了。”47军从沅陵派417团4个连急行军赶到凤凰县城,解了围。

湘西剿匪是残酷而血腥的,许多土匪是生活所迫或别人胁迫,大量作恶多端的土匪头目捕获后被处以极刑。“我们处决的都是罪大恶极的土匪头子。处决时也要有策略,对于外地的土匪头子,白天公开枪毙,那些本地的土匪头子,晚上拖到船上,在沱江上刀斩,尸首顺着河漂到下游。”王正英回忆。

在血雨腥风中,王正英和丈夫互相惦念着对方,尽管见一面并不容易。有一次,王正英正在鸦拉营驻地,远远看到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过来,走近一看,正是丈夫李世振。李世振看到王正英关心地说道:“你最近都好吧?”

“都好,你来干啥?”王正英回道。

“宋县长带着人去和土匪谈判,我怀疑有诈,要把他们追回来。”说罢,李世振扬鞭而去。

1951年1月20日,李世振根据上级指示,和县委一起组织凤凰县上万群众大搜山,穷途末路的匪首龙云飞料难逃命,拔枪自杀。至此,历经一年有余的湘西剿匪获得决定性胜利。

湘西军民经过数年艰苦卓绝地斗争,解放军付出数万伤亡,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在湘西勾结地方土匪,组建的3个暂编军12个暂编师,还有“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”等成建制的10多股大的反动土匪武装,和数量众多的流匪,总数达10多万之众。

到1953年,为患湘西数百年的匪患,宣告终结。王正英“女剿匪队长”的形象在这场剿匪战役中深深地留在了凤凰。

几十年历经风雨,而今91岁高龄的王正英老人在邢台家中安享晚年。

梦醒时分,她或许会想起和丈夫李世振在战火中邂逅湘西的温情瞬间,或许会想到当年在凤凰县剿匪的峥嵘岁月,或许会想到自己奋斗一生有幸见证70年国家日益富强。大概这些她都会想到。

也许,她还会想到70年前,那个梳着齐肩短发20岁的邢台姑娘,接到命令义无反顾地南下挺进,从华北到湘西,为了家国民族,融入到风云际会的滚滚洪流中……

记者 李海毅


邢台新闻评:正是有一个个像王正英的人,我们现在才能生活的多姿多彩,我们都应该感谢他们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邢台城际公交:惠民公交畅城乡 群众出行更便捷

上一篇:邢台市开发区下半年重点项目集中开工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